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工作动态 >> 地方动态
地方动态

“信访打头调解为主诉讼断后”全链条解纷
浙江县级矛调中心开启“中国之治”新窗口(中)

抓饭直播门户网站 www.gjxfj.gov.cn日期: 2020-07-20 来源: 法制日报

【字体:    【打印本稿】 【关闭】

这扇窗,照耀着领导干部下访接访的初心使命。

这扇窗,流淌着调解专家释法说理的汗水智慧。

这扇窗,闪烁着政法干警攻坚克难的责任担当。

之江潮涌,潮平岸阔。

站在县级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这扇展示 “中国之治” 新窗口瞭望,是浙江推进 “最多跑一地改革”、推进省域治理现代化的盛夏好风光。

7 月 15 日,浙江省政府新闻办举行矛调中心建设情况发布会,浙江省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朱晨向《法制日报》记者介绍,“今年上半年,全省县级矛调中心共接待群众近 66 万人次,受理矛盾纠纷 57.3 万件,化解 54.2 万件,成功率达 94.6%。结合各地人口、面积、经济社会发展、矛盾纠纷状况等实际,浙江省委明确县级矛调中心分‘三类地区’建设:建设一类中心 60 个、二类中心 20 个、三类中心 10 个。”

这三类中心如何运行?纠纷如何全链条化解?

浙江的解法是:坚持 “信访打头、调解为主、诉讼断后” 原则,强化县级矛调中心一站式接收、一揽子调处、全链条解决,完善诉调、警调、检调、专调、访调等多调联动机制,加强诉源治理,构建完善 “一中心四平台一网格” 上下贯通、左右联动的县域社会治理体系,真正让矛盾纠纷化解只进一扇门、最多跑一地,使矛调中心成为解决群众信访问题、社会矛盾问题的终点站。

信访打头接诊分流

5 月 13 日,浙江省委书记车俊带头到衢州柯城区矛调中心接访,来访群众分别反映了办理土地证、伤残等级评定等方面的问题,车俊认真听取他们的诉求和意见,并与在场的省有关部门、衢州市、柯城区负责人商量解决办法,逐一给予政策解释和答复。

矛调中心也被老百姓称为 “信访超市”,主要解决群众信访中多头跑、重复跑、反复跑,及部门间推诿扯皮问题。

浙江省信访局副局长邵根宝说,中心通过将解决信访矛盾问题所涉及的司法资源、行政资源和社会资源集中在一个地方,变多中心为一中心,信访和矛盾纠纷调处化解平台是中心的首要职能定位,信访打头,意味着 “一个窗口” 无差别受理群众提出的各类信访诉求、纠纷化解和投诉举报事项,对重大复杂疑难信访矛盾事项实行联合接访、联合调处、联合督办,实行常态化的县级领导公开接访,为群众提供全覆盖、全领域、全过程的优质服务。

桐庐县矛调中心紧邻县政府,走进中心,只见信访接待、行政复议、法律援助、劳动纠纷等 9 个接待窗口呈环状排布,就如同进入医院接诊部门,群众信访只需取号排队,导引人员根据诉求有效匹配接访窗口。

“我新家门上有一股鱼腥味,检测后却显示没有质量问题,但怎么擦都没用。这事你们管吗?”

“你别急,慢慢说,这里就是给大家解决问题的。”

这是桐庐居民王浩庭和接访人柯斌的对话。

弄清原委后,柯斌迅速联系市场监管局、住建局和属地街道现场开会协调,仅仅 1 个小时就拿出了初步方案:近期组织第三方公司再检测,并根据结果进行协调。王浩庭开心地说:“想不到,跑这个中心真管用。”

过去是信访部门接待后派单再分流处理,如今这一 “信访超市” 再造流程,将综治工作中心、人民来访(联合)接待中心等 15 个中心全部整合到一起,用常驻、轮驻、随驻 3 种形式统筹 12 个部门 30 余项职能,老百姓反映的事项不论涉及多少个部门,都能现场接诊分流,实现一站式接待、一揽子调处、一条龙服务。

桐庐县还把接访、包案作为领导干部执政的基本功和必修课,开展县领导 365 坐班接访活动,市民通过电话、网络或直接到中心预约,就可以面对面向县领导反映有关事项,信访疑难杂症在中心里一一化解。2019 年,桐庐县越级信访大幅下降,信访总量在杭州市最低。

调解为主专家门诊

浙江如火如荼地推进矛调中心建设,让人民调解这朵 “东方之花” 魅力四射:调处了矛盾,调顺了民心,调出了和谐,调稳了根基……

浙江省司法厅党委书记、厅长马柏伟说,人民调解是县级矛调中心发挥实质性作用、推进社会治理领域 “最多跑一地” 改革的主要力量和重要支撑,浙江整合人民调解、律师、公证、仲裁、复议等资源入驻县级矛调中心,最大限度把矛盾解决在基层、吸附在当地、消除在萌芽。在今年 “法雨春风” 法律服务月专项活动期间,就受理各类矛盾纠纷 5.24 万件,调处成功 5.17 万件。

中心建得好不好,调解队伍是关键。

作为 “枫桥经验” 的发源地,诸暨市委市政府、市委政法委紧紧依托数十年形成的地方 “调解文化”,在推进矛调中心建设中创新 “5+X” 联调模式,开展诉调、警调、检调、专调、访调的 “五调联动”,调解员队伍也实现村、镇、市的三级覆盖。

“我们进一步优化矛调人力资源库,成立‘你点我调’的矛调‘专家库’,通过开展调解回访等,进一步优化调解体验。” 诸暨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朱蕾告诉记者,诸暨通过培育社会组织参与矛调、吸引单位部门加盟专业调解等方式,挖掘矛调文化的民间资源,共同书写矛调 “五线谱”。

在海盐县矛调中心,姚爱根是个名人,从事调解工作 13 年的她,共调解 1000 多件,标的额从 20 元到 2000 万元都有。去年底,她在中心开设了专家门诊 ——“姚爱根嬢嬢调解工作室”,用她独特的 “真情调解十法” 已成功调解多起纠纷。

姚爱根是 10 个专业调解委员会和专家库中的一员。中心广泛吸纳各方力量,商请海盐县法院组建了由 “1 名员额法官 + 1 名法官助理(诉调对接员)+1 名书记员” 组成的 3 人诉调对接小组;在各镇(街道)设立各类调委会 194 个,开设多个品牌调解室,聘请调解人员 754 人。

今年 4 月,安吉县矛调中心入驻新成员,专设检察接待窗口及检察工作室,将检察力量融入中心建设,运用动态监督、调解前置等方式,参与诉源治理。

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、检察长贾宇介绍,截至 7 月 1 日,全省已有 88 家基层检察院的 12309 基层检察服务中心入驻矛调中心,占全省基层检察院的 97.8%。入驻以来共受理、接访 508 件,主导、参与化解矛盾、纠纷 178 件,接受群众反映公益损害与诉讼违法线索 86 件。同时,浙江探索乡村检察官、片区检察官制度,打通检察官调处化解基层涉法涉诉矛盾纠纷 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诉讼断后手术治疗

在这片改革创新热土上,浙江主动把法院调解工作置于社会大治理格局中,推动矛盾纠纷多元化解,涌现出了舟山 “普陀模式”、台州 “黄岩模式”、永康 “龙山经验”……

浙江将县级中心建设与诉源治理工作紧密结合,建立健全递进式的矛盾纠纷分层过滤体系,努力推动形成 “社会调解优先,法院诉讼断后” 理念,去年底,浙江 90 家基层法院已全部入驻矛调中心,提供调解指导、司法确认、诉调对接、登记立案、简案速裁和涉诉信访线上线下的诉讼服务。

舟山海岛渔民吴大姐闲时常常接一些扎螃蟹、剥虾壳之类的零活儿。去年,有人找她剥虾,可活干完了,工钱却一直没拿到。后来吴大姐一打听,有 40 多人同样被拖欠工钱,共计 15 万元。这起涉众纠纷被移送到了普陀区矛调中心。

在中心的努力下,这起纠纷目前已化解,近期吴大姐就能拿到工钱。

“我们这里有法官、专职调解员、律师,大家发挥各自优势,协同解决。” 舟山市普陀区矛调中心主任缪华杰说,普陀统筹区法院诉讼服务中心、司法局公共法律服务中心、人社局劳动人事仲裁院等 17 个部门的力量成立区矛调中心,不仅解决了以往基层治理力量分散、单兵作战现象突出的问题,还对进驻部门进行日常管理、综合协调和督查考核,实现矛盾纠纷调处化解的全流程、一站式、规范化。

普陀区矛调中心设立无差别综合窗口,对责任不清的矛盾诉求兜底化解,确保群众诉求 “样样有着落”。

中心组建以诉前调解员、员额法官为核心的简案快调速裁团队,将调解作为前置必备条件,确保能调尽调、诉调速裁。2019 年,普陀区民商事案件降幅居全省基层法院第一,从源头上减少了诉讼增量。

基层法院在县级矛调中心提供调解指导。即现场帮助调解,远程指导调解,推送典型案例、举办培训班等形式,帮助各类调解组织业务指导,提高调解质量,提高调解成功率。

浙江高院副院长何鑑伟说,调解成功的,经当事人申请,法院对这类案件提供司法确认服务,要求在 10 天内申请完成;调解不成的,如果当事人坚持要通过诉讼解决纠纷的,法院对矛调中心有个诉调对接程序,可及时登记立案,并按照 “简案快审、繁案精审” 标准再次分流。对于简案,入驻法院直接在矛调中心快审快结;对于复杂案件,就像进入医院的 “手术治疗”,由法院本部繁案团队精审,切实保障人民群众合法权益。

此外,法院在矛调中心还接受当事人的对生效裁判不服的申请再审、申诉信访、执行立案,都可以全链条解决。

浙江坚持全省 “一盘棋” 思想,积极完善矛调中心一体化工作机制,推动从物理整合到化学融合,推进规范化建设,确保人民群众在全省每家矛调中心都能享受到优质高效的诉讼服务,努力使其成为展示 “重要窗口” 的标志性工程。

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:2020/07/20 16:04:38